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普京演讲全文|如果不是种族主义,现在蔓延全世界的恐俄症又是什么?

2022-10-03 00:00:0047次浏览
普京演讲全文|如果不是种族主义,现在蔓延全世界的恐俄症又是什么?

导读:当地时间9月23日至27日,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州和赫尔松州四地举行“入俄公投”。9月30日下午,普京在顿涅茨克等四地入俄条约签署仪式上发表演讲。 针对此事,联合国安理会30日就反对乌东四地进行“入俄公投”的决议草案进行投票。俄罗斯投票否决,草案未通过。中国对该草案投出弃权票,驻联合国大使张军稍早前已对这一决定作出解释。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记者会也对四地公投一事作出回应:中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明确的。我们始终主张各国的主权、领土完整都应该得到尊重,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都应该得到遵守,各国合理安全关切都应该得到重视,一切有利于和平解决危机的努力都应该得到支持。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方一直致力于劝和促谈,从不袖手旁观,也不火上浇油,更不会趁机牟利。我们将始终站在和平一边,将继续为推动局势缓和发挥建设性作用。 观察者网翻译普京9月30日演讲全文,仅供参考。

普京:

亲爱的俄罗斯公民们,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公民们,扎波罗热州和赫尔松州的居民们,国家杜马议员们,联邦委员会议员们!

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州和赫尔松州都举行了全民公投。投票情况已统计完成,其结果也人尽皆知。人们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一个明确的选择。

今天,我们将签署关于接纳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州和赫尔松州加入俄罗斯联邦的条约。我相信,联邦议会将支持关于接纳和组建俄罗斯四个新地区、四个新联邦主体的宪法法律,因为这是数百万人的意愿。

当然,这是他们的权利,他们不可剥夺的权利,这是《联合国宪章》的第一条所规定的,其中明确了人民权利平等和自决的原则。

我再说一遍:这是人民不可剥夺的权利,它建立在历史统一的基础上,一代代先辈们为此奋斗,他们在古罗斯起源以来的数个世纪里建造和保卫俄罗斯。鲁缅采夫、苏沃洛夫和乌沙科夫曾在这里,在新俄罗斯战斗过,叶卡捷琳娜二世和波将金在这里建立了新的城市。在伟大的卫国战争期间,我们的祖父和曾祖父曾在这里拼死抵抗。

我们将永远记住“俄罗斯之春”的英雄们,记住那些没有在2014年屈服于乌克兰新纳粹政变的人,记住那些为了讲自己的母语,为了保护自己的文化、传统和信仰,为了生存权利而牺牲的人。他们是顿巴斯的战士,是 “敖德萨工会大楼纵火案 ”的烈士,是基辅政权发动的非人道恐怖袭击的受害者。他们是志愿者和民兵,是平民、儿童、妇女、老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不同国籍的人。他们是顿涅茨克真正的人民领袖亚历山大·扎哈尔琴科,是战斗指挥官阿森·帕夫洛夫、弗拉基米尔·佐加、奥尔加·科丘拉和阿列克谢·莫兹戈沃伊,是卢甘斯克共和国检察官谢尔盖·戈连科。还有伞兵努尔马戈梅德·加吉马戈梅多夫以及我们所有在特别军事行动中英勇牺牲的士兵和军官。他们是英雄。(掌声)是伟大的俄罗斯英雄。请大家为他们默哀一分钟。

(默哀一分钟)

谢谢!

截图来自俄罗斯总统府网站

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四地数百万人的选择背后,是我们共同的命运和千年的历史。人们把这种精神纽带传给了他们的子孙后代。尽管经历了种种考验,多年来他们还是对俄罗斯充满了爱,这种感情没有人能摧毁。这就是老一辈人和在苏联解体悲剧后出生的年轻人都支持我们的统一,支持我们共同未来的原因。

1991年,在别洛韦日森林,当时的党内精英们在没有征求普通公民意愿的情况下,就做出了将苏联解体的决定,人们突然发现自己与祖国断绝了联系。我们的民族统一体被活生生地撕裂、肢解,最后演变成了一场民族灾难。就像革命后各加盟共和国的边界在幕后被分割一样,苏联最后的领导们违背大多数人在1991年全民公投中的直接意愿,摧毁了我们伟大的国家,人民只能面对事实。

我承认,他们甚至最终也没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以及最后会导致怎样不可避免的后果。但这已经不重要了。苏联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也无法回到过去。现在的俄罗斯不需要它,我们也不为此而努力。但没有什么比数百万人的决心更为强大,他们根据自己的文化、信仰、传统和语言,认为自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他们的祖先几个世纪以来一直生活在这里。没有什么比这些人回归他们真正的、历史上的祖国的决心更强烈的了。

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顿巴斯的人民遭受了种族灭绝、炮击和封锁,而在赫尔松和扎波罗热,人民被罪恶地灌输了对俄罗斯以及一切俄罗斯事物的仇恨。如今,在公投期间,基辅政权还威胁要报复、杀害学校教师和在选举委员会工作的妇女,以恐吓数百万前来表达自己意愿的人。但是,顿巴斯、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坚强不屈的人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希望基辅当局和他们在西方真正的主人听到我说的话,我希望每个人都记住这一点:生活在卢甘斯克、顿涅茨克、赫尔松和扎波罗热的人们将永远成为我们的公民。

我们呼吁基辅政权立即停火,停止所有军事行动,停止自2014年发动的战争,并回到谈判桌上。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这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人民的选择已经做出,我们不会再讨论,俄罗斯不会背叛它。今天的基辅当局应该尊重人民意志的自由表达,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是通往和平的唯一途径。

我们将倾尽现有的一切力量和手段保卫我们的土地,确保我们人民的安全。这是我国人民伟大的解放使命。

我们必将重建被摧毁的城镇、住房、学校、医院、剧院和博物馆,恢复和发展工业企业、工厂、基础设施、社保、养老、医疗和教育系统。

当然,我们还会努力提高安全水平。我们将共同确保新地区的公民能感受到俄罗斯全体人民、整个国家以及我们辽阔祖国的所有共和国、所有边疆区和各州的支持。

马里乌波尔当地受损的建筑物 图自路透

亲爱的朋友们,同事们!

今天,我想向参与特别军事行动的士兵和军官,顿巴斯和新俄罗斯的士兵,以及那些在部分动员令颁布后加入军队、履行爱国义务的士兵们发表讲话,他们在自己内心的召唤下来到了兵役委员会。我想告诉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孩子,我们的人民在为何而战,在对抗什么样的敌人,又是谁将世界推入新的战争和危机中,并在这场悲剧中为自己榨取血腥利益。

我们的同胞,我们在乌克兰的兄弟姐妹——我们统一民族的一份子,已经亲眼看到了所谓的西方统治集团在对全人类做什么。在这里,他们实际上只是扔掉了面具,展示出了他们的真面目。

苏联解体后,西方认为,世界和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永远屈服于它的强权。1991年,西方认为俄罗斯将不会从这种动荡中恢复过来,会继续自行瓦解。这几乎要成为事实,我们依然记得90年代,那可怕的,充满饥饿、寒冷和绝望的90年代。但俄罗斯经受住了考验,重获新生,实力增强,并重新获得了其在世界上应有的地位。

与此同时,西方不断在寻找新的机会来打压我们,削弱和瓦解俄罗斯,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分裂我们的国家,使我们的人民相互对抗,走向贫困和灭亡。他们只是倍感不安,世界上会有俄罗斯这样伟大的国家,拥有辽阔的土地、丰富的自然财富和资源,其人民不能也永远不会按照别人的命令生活。

西方已准备无所不用其极地维护新殖民主义体系,他们以美元霸权和技术强权为手段寄生于世界,其实质是对世界的掠夺,他们从人类那里攫取利益,得到不劳而获的财富与作为霸主的好处。保住这种好处是他们关键的、真正的和绝对自私的动机。这就是完全去主权化符合他们利益的原因。因此,他们侵略独立国家,攻击其传统价值观和独特文化,企图破坏不可阻挡的国际化和一体化进程、破坏新的世界货币体系和技术发展中心。他们希望的是,所有国家都放弃主权,转而拥护美国。

一些国家的统治者甘愿这样做,甘愿沦为附庸,而另一些国家的统治者则是被收买或被恐吓。如果这些手段失败了,(西方)就会摧毁整个国家,留下人道主义灾难、祸端、废墟、数百万被戕害的人类、恐怖主义“飞地”、社会灾难区、保护国、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他们对此毫不在乎,只要能获得利益。

我想再次强调,“西方集体”对俄罗斯发动混合战争的真正原因,是他们的贪婪和保持其无限权力的意图。他们不希望我们获得自由,他们想把我们视为殖民地。他们要的不是平等合作,而是掠夺。他们不想将我们视为一个自由的社会,而是一群没有灵魂的奴隶。

我们的思想和哲学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直接威胁,因此他们谋害我们的哲学家。我们的文化和艺术是一种威胁,所以他们试图封禁它们。我们的发展和繁荣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威胁,因为这使得竞争越来越激烈。他们根本不需要俄罗斯,但我们需要。

我想提醒大家,过去谋求世界霸权的企图已不止一次地被我们人民的勇气和坚韧所粉碎。俄罗斯将永远是俄罗斯。我们将继续捍卫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祖国。

西方指望有罪不罚,逃避一切。确实,迄今为止他们都平安无事。战略安全领域的协议被扔进了垃圾桶;在最高政治层面达成的协议被宣告无效;他们做出了北约不会东扩的承诺,而当我们前领导人相信之后,这就成了一个肮脏的骗局;《中导条约》也被他们以牵强的借口单方面终止。

2019年2月初,美俄先后宣布暂停履行《中导条约》。

我们只是从各方听到:“西方捍卫基于规则的秩序”。这些规则从哪里来?谁看到了这些规则?谁同意了?请听好,这些都是胡说八道,是纯粹的欺骗,是双重甚至三重标准!这都是给傻子准备的。

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千年大国,一个文明的国家,不会在这种虚假规则的操纵之下生活。

正是所谓的西方践踏了边界不可侵犯的原则,现在它又自行决定谁有自决权,谁没有,谁不配拥有自决权。他们为什么这样决定?谁给了他们这种权利?莫名其妙。是他们自己决定的。

这就是他们对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人民的选择感到愤怒的原因。西方没有道德权利来评价这一选择,更没有权利谈论民主自由。现在没有,以前也从未有过!

西方精英们不仅仅否认了国家主权和国际法。他们的霸权具有明显的极权主义、专制主义和种族隔离特征。他们厚颜无耻地将世界划分为自己的附庸,分为所谓的文明国家和其他国家,根据如今西方种族主义者的构想,后者应该被列入非文明国家的名单。他们捏造了“流氓国家”、“独裁政权”等虚假标签,污名化整个民族和国家。而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从过去到现在,西方精英们一直都是殖民主义者。他们搞歧视,把人民分为 “优等”和“劣等”。

我们从未接受,也永远不会接受这种政治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如果不是种族主义,那么现在在全世界蔓延的恐俄症又是什么呢?如果不是种族主义,那么西方为何专横地相信其文明及新自由主义文化是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容怀疑的典范呢?“谁不与我们为伍,就是与我们为敌。”这句话听起来就很奇怪。

西方精英们甚至把自己的历史罪责推给其他人,要求自己国家的公民和其他民族为与之毫不相关的事情忏悔。例如,在殖民统治时期。

值得提醒的是,西方早在中世纪就开始了殖民政策,随后是世界奴隶贸易,对美洲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对印度、非洲的掠夺,英法发动了对华战争,迫使中国开放港口进行鸦片贸易。他们的目的是让整个民族沉迷于毒品,为了掠夺土地和资源而蓄意消灭整个民族,并把人当作野兽来猎杀。这违背了人性、真理、自由和正义。

而我们,让我们感到自豪的是,在20世纪,我们国家领导了反殖民运动,为世界上许多民族提供了发展机会,减少了贫困和不平等,战胜了饥饿和疾病。

我想强调的是,许多个世纪以来的恐俄症以及西方精英毫不掩饰地仇视俄罗斯的原因之一,正是我们在殖民掠夺时期没有被洗劫,而是迫使欧洲人与我们进行了互利的贸易。这得益于俄罗斯建立了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制度,东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和佛教的伟大道德价值观,以及向所有人开放的俄罗斯文化和俄罗斯文字,使国家得到了发展和巩固。

众所周知,(西方)曾多次制定干预俄罗斯的计划,他们试图利用十七世纪初的混乱时期以及1917年后的动乱时期,但都失败了。20世纪末,当我们的国家被摧毁时,西方国家成功攫取了俄罗斯的财富。当时,他们称我们为朋友和伙伴,但实际上他们把我们当作殖民地——数万亿美元在各种计划下被抽走。这一切我们都记得,我们没有忘记任何事情。

这些天来,顿涅茨克、卢甘斯克、赫尔松和扎波罗热的人们对恢复我们的历史统一表示赞成。谢谢!

几个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反复强调,他们给其他民族带来了自由和民主。事实恰恰相反:他们带来的不是民主,而是压迫和剥削;不是自由,而是奴役和暴力。整个单极世界秩序本质上是反民主和不自由的,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和虚伪。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两次使用核武器的国家,摧毁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顺便说一句,他们开创了先例。

我还要提醒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和英国在没有任何军事必要的情况下,把德累斯顿、汉堡、科隆等德国城市变成了废墟。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我再重复一遍,这在军事上没有任何必要。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像在日本投放核弹一样,恐吓我们国家和整个世界。

美国野蛮的 “地毯式轰炸”、凝固汽油弹和化学武器在朝鲜和越南人民的记忆中留下了可怕的印记。

到目前为止,美国实际占领着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同时厚颜无耻地称他们为平等的盟友。听着!这哪是什么联盟?全世界都知道,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正在被监视,他们的办公室和住所都被安装了监听设备。这是奇耻大辱,对这样做的人和像奴隶一样顺从地、毫无怨言地接受这种蛮横行为的人来说都是一种耻辱。

他们把对其附庸国的命令和粗鲁的、侮辱性的喊话称为欧洲—大西洋的团结,把在乌克兰等地开展的生物武器开发和活人实验称为崇高的医学研究。

2022年3月24日,日本、加拿大、美国、德国、英国和法国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参加G7峰会期间合影。图自AP

正是由于他们的破坏性政策、战争和掠夺,才引发了今天大规模的移民潮。数以百万计的人忍受着贫困、欺凌,成千上万的人在前往欧洲的路上死亡。

现在他们正在从乌克兰运出粮食。那些打着“保障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粮食安全”的幌子而被运出的粮食去了哪儿?所有粮食都流向了欧洲国家,只有5%的粮食被运到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这又是一个骗局,一个赤裸裸的骗局。

实际上,美国的精英们是在利用这些人的悲剧来削弱其竞争对手,摧毁民族国家。这也事关欧洲,事关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其他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国家。

华盛顿方面要求对俄罗斯实施更多新制裁,大多数欧洲政客也顺从地同意了。他们清楚地明白,美国推动欧盟完全放弃俄罗斯的能源和其他资源,目的是使欧洲去工业化,从而完全接管欧洲市场。这些欧洲精英什么都明白,但他们仍然愿意为别人的利益服务。这已经不是奴性了,而是对其人民的直接背叛。但上帝与他们同在,那是他们的事。

然而,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看来,对俄罗斯采取制裁措施还不够,他们转而采取破坏行动,这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事实——他们炸毁了波罗的海海底的“北溪”天然气管道,给欧洲的能源基础设施造成了实际性破坏。大家都很清楚,谁会从中受益。显然,谁从中受益了,这就是谁做的。

美国的独裁建立在暴力和强权政治之上。有时它被包装得很漂亮,有时则没有任何掩饰,但其本质是一样的——强权政治。因此,它在世界各地部署和维护数百个军事基地,扩大北约,并试图建立新的军事联盟,如奥库斯(AUKUS)等。建立华盛顿—首尔—东京政治军事联盟的工作也在积极开展中,所有那些拥有或希望拥有真正的战略主权以及有能力挑战西方霸权的国家都会被(美国)自动视为敌人。

美国和北约的军事理论正是建立在这些原则之上,它要求的是全面统治。西方精英们同样虚伪地提出了他们的新殖民计划,他们宣称和平,实则是某种威慑,这种狡诈的字眼正从一种战略延伸到另一种战略中,但其实质只有一个——破坏任何主权的发展中心。

我们已经听说了对俄罗斯、中国、伊朗的遏制。我相信,亚洲、拉丁美洲、非洲、中东的其他国家以及美国目前的伙伴和盟友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我们知道,当一些事情不符合他们的意愿时,他们也会对盟友实施制裁——有时针对一家银行,有时针对另一家;有时针对一家公司,有时针对另一家。这是他们的惯用手段,并且其使用范围将不断扩大。他们的目标是所有人,我们的近邻——独联体国家也包括在内。

与此同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方显然是在一厢情愿。例如,在对俄罗斯发动制裁闪电战时,他们认为可以在自己的指挥下重建世界。然而,事实证明,并非所有人都对这样一个“美好”的前景感到兴奋——除了那些彻头彻尾的政治受虐狂和其他非传统国际关系的崇拜者。大多数国家拒绝盲从,而是选择了与俄罗斯合作的明智道路。

西方国家显然没想到会遭到这样的反抗。他们只是习惯了这种行事模式,习惯了通过蛮横行为、勒索、贿赂和恐吓的方式来掠夺一切,他们说服自己,这些方法将永远有效,就像他们过去一直所做的那样。

这种自信不仅是臭名昭著的例外主义概念的直接产物,而且也是当前西方“信息饥渴”的产物。真相被淹没在神话、幻觉和假象的海洋中,他们利用极端激进的宣传,像戈培尔一样毫无顾忌地撒谎。谎言越是不可思议,人们就会越快相信它——这便是它的运作原则。

但人们不能靠大量印刷的美元和欧元来填饱肚子。那些纸片不能养活他们,西方社交网络上虚拟的、夸张的、资本化的内容也不能为家庭供暖。我现在所说的这些都很重要,我刚才说的也同样重要:靠纸片不能养活任何人——需要的是食物,靠夸张的内容也不能给任何人供暖——需要的是能源。

这就是欧洲的政治家们不得不说服他们的同胞少吃东西,少洗澡,在家里穿得暖和点的原因。而那些提出“为什么要这样?”的问题的人,会被立刻视为敌人、极端分子和激进分子。他们把矛头指向俄罗斯,说:“这就是你们所有麻烦的根源。”他们又在撒谎。

我想特别强调的是,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西方精英们不会为全球粮食和能源危机寻求建设性的解决方案,尽管危机是因为他们产生的,是他们的长期政策导致的,是在我们对乌克兰、顿巴斯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就已经存在的。他们并不打算解决不公正、不平等的问题。让人担心的是,他们还会使用其他熟悉的“配方”。

这里值得回顾的是,西方通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摆脱了20世纪初的冲突。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攫取的利润使其克服了大萧条的负面影响,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被强加给全世界。而面对上世纪80年代的经济危机,西方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侵占正在瓦解并最终瓦解的苏联的遗产和资源来克服的。这是事实。

现在,为了摆脱另一种错杂的矛盾,他们需要不惜一切代价击垮俄罗斯和其他选择主权发展道路的国家,以便掠夺更多的财富,并以此来填补自己的亏空。如果不这样做,不排除他们会试图使整个系统崩溃,并将一切归咎于此,或者,但愿他们不会采用“战争会把一切一笔勾销”的做法。

俄罗斯清楚自己对国际社会的责任,将付出一切努力让这些头脑发热的人恢复理智。

很明显,目前的新殖民主义模式注定会失败。但我再说一遍,它真正的主人会坚持到最后。除了掠夺和勒索,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世界。

实际上,他们藐视数十亿人,也就是绝大多数人类的自然权利,藐视自由和正义,藐视独立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如今,他们已经转向了对道德、宗教、家庭的彻底否定。

让我们来回答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现在,我想回到我之前所说的,我想对所有俄罗斯公民——不仅仅是在座的同事,而是所有俄罗斯公民说:难道我们希望在我们的国家,在俄罗斯,有 “父母一号”、“父母二号”、“父母三号”(他们已经完全疯了!)来代替我们的妈妈和爸爸?难道我们希望从小学开始就对孩子实施导致退化和灭绝的变态行为?难道我们希望他们被灌输除了女性和男性,还有其他性别,可以通过变性手术实现的思想吗?这难道是我们想为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孩子做的吗?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有自己的未来。

我重申一遍,西方精英的独裁统治是针对全社会的,包括西方国家自己的人民。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挑战。这种对人的完全否定,对信仰和传统价值观的颠覆,对自由的压制,具有“反宗教”的特征,是彻头彻尾的撒旦主义。在《登山宝训》中,耶稣基督揭发假先知时说道:“通过他们的果实,你就能了解他们。”而这些毒果对人们来说已经很明显了,不仅是对我们国家,而且是对所有国家,包括西方国家。

2022年5月9日,俄罗斯胜利日阅兵式现场。图源:澎湃影像

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革命性的转变时期,而且是根本性的转变。新的发展中心正在形成,它们代表了大多数人,是大多数人!国际社会不仅提出自己的利益,而且准备捍卫自己的利益,他们在多极化进程中看到了加强其主权的机会,这使他们能够获得真正的自由、历史前景,获得独立的、创造性的、自主发展的权利,实现和谐发展。

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们在世界各地,包括欧洲和美国,都有许多志同道合的人,我们能感受到、看到他们的支持。一个反对单极霸权的解放、反殖民运动已经在各个国家和社会中发展起来,它的主体性只会增加。这种力量将决定未来的地缘政治现实。

亲爱的朋友们!

今天,我们为一条公正和自由的道路而战斗,这首先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俄罗斯,为了让独裁、专制主义永远成为历史。我相信,各国和各国人民都明白,任何建立在例外主义、凌驾于其他文化和民族之上的政策本质上都是犯罪,我们必须翻过这耻辱的一页。西方霸权已经开始崩溃,这是不可逆转的。我再次重申,不会再像以前一样。

命运和历史召唤我们奔赴的战场是一个为我们的人民,为伟大的历史性的俄罗斯战斗的战场。为了伟大的历史性的俄罗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必须保护他们不被奴役,不被那些试图摧残他们意识和灵魂的可怕实验所伤害。

今天,我们在战斗,目的是让大家知道,俄罗斯以及我们的人民、语言、文化不会从历史中被夺走和抹去。今天,我们需要整个社会团结起来,而这种团结只能建立在主权、自由、创造和正义的基础之上。我们的价值观是博爱、仁慈和怜悯。

我想用真正的爱国者伊万•亚历山德罗维奇•伊林的话结束我的演讲:“如果我认为俄罗斯是我的祖国,这意味着我会用俄罗斯的方式去爱、去思考,用俄罗斯的方式唱歌和说话;我相信俄罗斯人民的精神力量。他的精神就是我的精神;他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他的苦难就是我的悲痛;他的繁荣就是我的快乐。”

在这些话的背后,是我们一代代祖先自俄罗斯建国一千多年来都一直遵循的伟大精神选择。今天,这一选择是由我们,由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以及扎波罗热州和赫尔松州的居民做出的。他们选择与人民同在、与祖国同在,选择与祖国共命运,与祖国共同胜利。

真理属于我们,俄罗斯与我们同在!

(译/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研究生 兰阳、罗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标题:普京演讲全文|如果不是种族主义,现在蔓延全世界的恐俄症又是什么?

链接:http://www.nctywh.com/xinwen/5788.html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本人将予以删除。